世界那麼大,為何只去澳洲?台灣人連快樂的方式都一樣(轉載)

日前媒體報導,台灣赴澳打工度假的年輕人,可能有近千人從事情色服務業,讓澳洲度假打工的議題,繼清大高材生當屠夫之後,再度引起社會廣泛關注。

根據澳洲移民局統計,自2004年簽訂「澳台雙邊打工度假簽證」協議,9年來台灣赴澳打工度假人數累計超過10萬人,光是2012年就有3萬5千人,僅次於英國。

台灣社會對年輕人到國外打工,不管是出賣自己的勞力或身體,自然是贊成的反對的都有。因為在學校教書,在這波打工風潮被媒體廣為報導之前,我就常常會被學生問到這樣的問題──到國外打工度假好不好?

在澳洲打工熱之前,學生流行的打工度假地點是美國加州或是佛羅里達州,多半是從事遊樂園服務或是旅館清潔打掃工作。對這種事,我通常不會妄下斷語說好或不好,畢竟每個人的狀況都有所不同(但絕不是為了規避做為老師的責任)。

個體選擇沒有對錯,個體加總起來的集體趨向,我們卻可以從中看出一個社會的心靈狀態。當我問學生們,為何去加州或澳洲呢?多半得到的答案是:很多朋友去了、有仲介代辦很方便、想去國外看看又可以賺錢之類的回答。

國外多看看很好,賺錢也很好,加州澳洲也沒什麼不好,但是這世界那麼大,為何大家都去這些地方呢?去這些地方之前,大家對這些地方又有多少認識呢?認為自己是去追逐夢想的,這些地方又與自己的夢想有何關連呢?我必須很殘酷地說,有前人帶路、同儕呼朋引伴、成行方便不用多花腦筋與氣力,才是海外打工度假地點如此集中的根本原因。

台灣有人去德國賣珍珠奶茶、有人去挪威的農場打工換食宿、也有人去秘魯當無國界醫生,這些工作可能賺得多也可能賺得少,有勞力密集也有高度專業工作,有先進國家也有後進國,但是這些我認識或不認識的朋友都有一個共同的特點:他們都很清楚他們為何去到那樣的國家,這樣的工作對他們個人的意義是什麼。要去這些國家打工或是工作沒有像去澳洲或是加州那麼方便,但也絕不是不可能或做不到,如果你前去的意志與夢想夠強大,那樣的困難也只是枝節。但是這樣的海外工作者人數終究不多。

澳洲打工度假特別值得我們關注的,是它的數量龐大。從眾性全球皆然,台灣特別嚴重。小鴨原本是全球巡迴,到了台灣變成全島巡迴,原本甚至還要來個原地巡迴;跨年晚會全世界都在辦,但是像台灣這樣幾乎每個縣市都辦,而且是每年差不多就是原班人馬同台演出應該是絕無僅有。

這不是一個澳洲能不能去打工、黃色小鴨該不該來台灣、或是跨年晚會需不需要辦的問題,就像今年開始有一些批評跨年晚會的聲音,有縣市首長回應,讓年輕人高興一下有什麼不對?高興一下沒有什麼不對,就像去澳洲追求夢想也沒什麼不對,只是我們也不得不追問,為何在這塊土地上,大家的夢想和可以高興的方式都那麼相像?夢想不是應該很個人,高興的方式不是應該很不同?

台灣在表面上是個自由、多元的社會,但在很多事件上,我們卻是自由地選擇了制式、同質性、已然被高度接受的選項。這可能是地小人稠國家的特性,近距離你看我我看你,相互模仿學習,大家想的做的事情也就越來越相似。

大家都很像,像到讓人已經不敢有所不同(我相信現在有很多縣市首長已經不敢第一個跳出來說不辦「標準版」的跨年晚會了),這才是一切的問題之所在。想像力跟冒險精神很匱乏,原本應該最有創意的文化活動與海外體驗變得跟製造業一樣制式,這樣的事沒有不能做,卻對如何在生活與學習實踐中開展個人與台灣的文化想像與差異性助益有限。如果我們相信創新與文化優勢是台灣未來的關鍵競爭力,這就會是一個大問題。

期待未來的台灣,是一個敢於有所不同的一年!

此文轉載自:http://www.cw.com.tw/article/article.action?id=5054950&page=1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