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梨世遺小島 監獄變樂園(轉載)

澳洲雪梨港口不只有雪梨大橋,還有約十個島嶼,其中Cockatoo Island更是世界文化遺產。這個曾被用作監獄、女童院、戰艦船塢的小島,把空地變成一家大小露營的綠地,將廠房化為展覽空間,把昔日船長住宅改為新潮度假屋;以快樂的方法,教大家不忘歷史。 在中國,當一個景點列入世界遺產,往往意味門票將要大漲價;在澳洲卻不然。

去年與另外10處地點一同列入世遺的雪梨Cockatoo Island,不單免費讓人參觀,更成為雪梨人一家大小度周末的樂園。 這片環抱雪梨港口美景的樂土,有一段並不美麗的過去——它曾是一所監獄。這要追溯到17、18世紀,當時,英、法、西、葡等國,都會將犯人強行驅逐到殖民地囚禁。為何要大費周章,送犯人到海外服刑?阻嚇罪行是原因之一,但最重要的,或者是殖民者的野心﹕利用犯人作為「開荒牛」,強迫他們勞動,以建設和擴張海外殖民地。

逾16萬英囚澳洲開荒 英國是第一個有計劃地利用囚犯勞力,以建設殖民地的國家。18至19世紀期間,估計逾16萬男女甚至兒童,由英國及其殖民地遣送到澳洲,到新南威爾士、塔斯曼尼亞等地超過3000個囚徒中心、礦場和工廠。這些囚犯或家眷,成為建設城市的苦工,或拓墾荒僻地區供普通殖民使用;原住民被逼遷到更遠的地方,或被同化,進一步鞏固白人在澳洲社會的主導地位。

「我的曾祖父母都是由英國被驅逐來到澳洲的囚犯。」一個生長於雪梨的朋友,跟我們聊天時說。驅逐囚犯的制度今天仍與澳洲人,有密不可分的關係,更是歐洲殖民歷史的重要章節;是以澳洲11個殖民地時代的囚犯設施,在2010年獲列入世界文化遺產。 雪梨港內的Cockatoo Island,是其中一個被納入世遺的地點。這小島1839年成為監獄;囚犯曾在這兒戴腳鐐,開採砂岩,甚至為自己建囚室。監獄運作30年後,先後成為女童院和男童院,再變回監獄,1909年改變用途為大英帝國的船塢,戰後一直是船廠,直至1992年停用。十年前雪梨當局收回並活化小島,成為公共空間。

一家度假吃生蠔 如今島上沒有囚徒,只有來度假和學習歷史的大人和小朋友。我們到訪時,本用來運送船身鋼片的裝卸場紮滿營幕,一家大小,甚至是帶皮篋的上班族,在周五下班後來度假。遊人在島上,可以參觀船塢設備、化為藝術展覽空間的廠房、囚室,以及在對面有槍孔對準監房的警衛室。

當局最近還重新把船塢時期船長的房子重新裝修,成為設備完善的度假屋。你也可以到海邊的酒吧,邊喝香檳邊吃生蠔。 與眾同樂固然可喜,更值得欣賞的,是承傳歷史的責任感。當局不僅組織義工帶領教育導賞團,還展開口述歷史計劃,蒐集曾在島上生活、工作的人,親自憶述的故事。畢竟,保護歷史薪火相傳,才是申遺的意義。

住宿﹕自備帳篷每晚35澳元起,租用帳篷每晚75澳元起,度假屋每晚220澳元起 交通﹕由Circular Quay乘搭Sydney Ferries到Woolwich/Balmain或Parramatta River航線,大約需時半小時,來回船票10.6澳元,單程5.6澳元。

文章來源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