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新聞報導去當地打工渡假發生的事實(轉載)

澳洲打工度假的現象,逐漸成為台灣青年的共同回憶;依據澳洲政府統計,每年都有超過 100,000 人次的外國旅客持打工度假簽證入境澳洲,且人次仍然在逐年提升中,依據澳洲移民局的數字顯示這個熱潮不只在台灣延燒,申請澳洲打工度假簽證的熱門國家包含英國,台灣、南韓、義大利、法國等(Working Holiday Visa Report 2013) ,來自這些國家申請打工度假簽證的人口也是逐年上升中。

目前澳洲政府提供打工度假者一年的簽證時間,打工度假簽證持有者在這一年可以工作,旅遊和體驗異地的冒險生活,如果希望在澳洲多停留一年,可以申請第二年的簽證,但是第二年簽證的申請資格中要求,在第一年簽證期間須在偏遠地區工作滿 88 天,因此很多背包客選擇在農場工作,工作內容包含採收和包裝。

但是今年六月負責管轄澳洲勞資糾紛的政府機構-「公平工作申訴專員公署( Fair Work Ombudsman )」針對背包客在農場工作易受剝削的情況,提出嚴正的警告和關注,因為非法的薪資、暗藏危機的居住環境、種族或性別的工作歧視等情況,正在這些偏遠地區的農場蔓延,這樣的情況可能影響到外來背包客對於澳洲工作或旅遊的觀感,甚至無法再吸引背包客前往澳洲工作。

如上述提及到澳洲打工度假的旅客中,不乏來自歐洲等國家的人,但是現在透過網路找工作,可以發現許多仲介直接點名徵求亞洲人;澳洲《 ABC 新聞網》記者David採訪到澳洲當地的採收工 DONNA , DONNA 表示她女兒也是經驗豐富的採收者,但是在應徵工作時卻一再被仲介拒絕,就算表達自己是澳洲人也可能得不到回應。這種只要亞洲人的徵才廣告不只違反公平工作法,背後的動機也讓人質疑,是否特意針對英文應對能力較差的背包客。

在澳洲《 ABC 新聞網》的報導中,記者 David 也前往位於布里斯本以北的小鎮-卡布丘做採訪,首先台灣的背包客 CLAIRE 就表示「我曾經在邦德堡( Bundaberg )採過番茄,一天採六個小時,當日累計工資只有 7 塊澳幣」,除了不合理和非常低廉的薪水外, CLAIRE 每周還要支付 125 元澳幣的住宿費用, 125 元澳幣的住宿費用就僅僅是提供一個放在地上的床墊,而居住的房子總共住了 25 人,其中還有很多韓國人一起擠在客廳;也因為室友都是在農場工作,每天工作結束後帶回的塵土把整間屋子弄得和豬窩一樣。

除了環境的清潔問題外,單一房屋居住過多的人口可是暗藏危機的,在 2000 年時位在昆士蘭的 Childers Palace 的背包客棧曾經發生火災,當時救火隊衝進火場後發現,該背包客棧的緊急出口處堆滿了散落的雜物,因此有 15 個人在此火災中不幸罹難。

現在澳洲政府已發現非法的租屋問題,昆士蘭火災救難中心曾在今年三月,到 Stanthorpe 的一棟住滿背包客的房屋進行臨時調查,看起來承租的仲介似乎早有防備,住戶們在調查員抵達時已預先把床墊藏起來,但調查員仍車庫內找到近十張床墊;最後發現在這狹小的住屋空間內,包含房間和走道都睡滿了人,更沒有安裝煙霧探測器。這些非法的住屋環境,都可能成為死亡陷阱。

在《 ABC 新聞網》的報導中,另一位台灣的 WILLIAM 也反映薪資低於澳洲法定標準的問題,他們曾經試圖與農場主人反映時,但農場主人不願意解決問題,並將問題推託給仲介等等。而違法工頭和仲介的現像,澳洲政府已經察覺,但由於辨別違法仲介不易,加上許多需要工作的亞洲人,面對剝削仍然默不吭聲,繼續工作;就算遭遇舉發,違法仲介也可以快速銷毀資料,拿了現金後在其他地區另起爐灶。

這些由亞洲背包客開始延伸的外籍剝削現像, BUNDABERG 當地蔬果農作協會的 Peter Hockings 和聯邦議員 Keith Pitt 認為已是國家層級的問題,這樣的情況已經持續好幾年,並日益嚴重;未來不只會影響到農產業的人力招募,更讓異國背包客對於澳洲產生反面評價,因此他們正在坎培拉針對外籍勞動者剝削,努力推動立法和改革中。

原文報導及影片來源:http://www.abc.net.au/7.30/content/2014/s4028391.htm

譯者:Sherry Huang 校稿:林卉蓁

此文轉載自:T-WHY 台灣打工度假青年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